主页

新个体经济为啥这么火 分享也是一项严肃创业

  “鼓励发展新个体经济”已被写入文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微”处,寻找改变。走出舒适圈,她们面临的有新奇更有挑战。

  作为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多家国际企业的前高管,潘静目前在全力做好一个“网红”。今年春节后,她开始在小红书上发布原创视频,尝试走上一名内容创作者的“博主“之路。

  这不是她预想过的职业发展方向。去年年底她辞去高管工作开始创业,为企业提供独立咨询服务。春节期间,疫情暴发,她发现自己的客户全消失了,“人人都在自保,收缩现金流”,她的创业失败了。同学聚会上,大家都在高声谈论如何“抗疫”、保就业、调资源、作出改变。她低着头,不说话。

  近日,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意见》指出,鼓励发展新个体经济,进一步降低个体经营者线上创业就业成本,提供多样化就业机会。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自主就业、分时就业。

  春末夏初时,潘静决定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她事业的新战场,就在“微”处,在手机屏幕之中。她相信,那里蕴藏着命运给她的“改变”。

  潘静的脑袋里,曾装着报表、团队管理、行业最新的国际趋势,但如今,那里总是环绕着一个巨大的问号:什么样的视频才有人看?

  内容是一个巨大的难点。她讲笑话和职场道理;在上海家中抱着猫做俄罗斯转体和深蹲;用澳洲买的法国煎饼机做无面粉的上海阿大葱油饼……通通没几个赞。制作则存在更大的麻烦,她首先需要从零开始学剪辑。打光、制作、衔接都得耗尽心力去完成。

  潘静曾对“网红”有过一些刻板印象,自己尝试进军短视频才发现难处。朋友调侃她,你这是“降维”打击了?“降维”一词出现在小说《三体》中,形容外星人对地球人技术上的绝对优势。她苦笑:我这是“升维”了。

  孙晨璐今年29岁,是一位高位截瘫患者。2017年1月的一场车祸让她二、四、五、六节颈椎粉碎性骨折,脊柱神经受损。三进ICU,五次手术后,她终于出院了。但她无法再移动除了脖子以上和胳膊以外的任何身体部位。

  她常常分享自己喜欢的彩妆:眼妆视频、口红试色、美甲分享……有时,她在镜头前从天亮一直坐到天黑。

  事故之后,孙晨璐丢了工作。她曾是个“海归”女白领。她本科和研究生分别就读于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和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家海外留学机构从事对外交流活动。公司在“宇宙中心”五道口的高级写字楼里,会议室以世界各国的城市命名,“彰显国际化”。她在世界各地飞行,穿梭于社交酒会。

  现在她一天打三份工:包括给互联网公司撰写文案,做微商在朋友圈卖水果。做一个时尚博主是其中她最喜欢的部分,在这里,她是“璐英流”,后两个字分别来自她喜爱的韩剧和漫画。

  2019年6月,在小红书分享视频1个月后,孙晨璐一篇讲述自己经历的笔记爆火,至今获得近9000转评赞。自那以后,每天都有粉丝在评论中“催更“,催促她更新。

  在孙晨璐努力为生活着色时,潘静则开始“在自己的能力结构中寻找”与做线上短视频这一新事业的结合点。她已经是30+的“姐姐”了,一些技术问题对她来说显得很难。但她发现,自己还有多年积累下来的学习能力。

  她将自己的视频定位为健康科普分享。为了提供更优质的内容。她邀请了上海华山医院和第六人民医院的两位主任医师共同录制了26集视频。半年多时间里,她通读了20多本书籍,翻看国内国外医疗文献,内容涉及生酮饮食、低碳饮食、无麸质饮食、修复免疫系统、肠道菌群等方面。

  潘静火了,进入7月来,潘静的视频每条点赞均维持在2000以上,最高过万,拥有了稳定的粉丝群体。另一方面,随着粉丝数蹭蹭上涨,她内心的不安也在增加。有时,她面对镜头,端着一盘菜微笑,心里却在想:我究竟是谁?是潘静还是“静姐姐”?

  “静姐姐”担心粉丝的流失,在粉丝数量刚达到1万时这种恐惧最为强烈。她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在拍摄剪辑、回复消息,没有自己的生活,“极大地忽略了家人朋友”。

  这种不安定感,王蓝(化名)也经历过。王蓝是一个斜杠青年。斜杠的一边,是上海女白领,从事着互联网交互设计工作,斜杠的另一边,是网红“橘次蓝”(网名),发布家装布置有关的原创视频。

  灵感来源于生活,她在上海与丈夫买了40平方米的小房子,花心思布置,把内容上传小红书。2019年12月31日,她立下第一个心愿:涨粉到1000人。4个月后,目标达成了。那是一个普通工作日,她过了6点就没心思吃饭了,只盯着数字看。当“1000”即将显现时,她准备截图,突然,数字又变了——有人取关了。“太痛苦了。”她至今不忍回忆那种刺激。

  流量上来了,“种草”社区能带来品牌合作的机会。不少生活类品牌找到王蓝,希望能在她的视频中出现。王蓝谨慎选择,她的大部分粉丝接受了这种变化,还在评论中恭喜:谢谢品牌爸爸,我们喜欢的人终于“恰饭(网络用语,指接到商业合作)”了。

  商业化的机会也摆在潘静面前。潘静知道,这是每个新个体经济创作者职业化后必然要经历的过程。这时,她脑海内的两个自己又开始打架了,一个是“潘静”,另一个是“静姐姐”。她担心:商业化了,我的粉丝还会爱我吗?

  潘静想了很久,她最终买了一副眼镜。那是一副黑框眼镜,没有镜片,不是潘静日常佩戴的款式。她在镜头前戴上,在生活中取下,以此将两个自己区分开来。

  另一方面,她开始在各种视频平台举办的传播活动中露面。她知道,自己“心野了”,回不去曾经那个哈佛精英的生活了,“可能再也不会有公司招我做高管了。”她坚信,“短视频是互联网的未来”,而她正作为“静姐姐”参与其中,这将让那个身为商人的“潘静”大有可为。

  她一直羡慕“打破框架去改变自己的人”。她大学里的老师,毅然扔掉铁饭碗,辞职去昆明践行自己的环保理念;一个同事年过三十,突然辞职出国念书。

  这让她反思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我觉得自己被框住了,走在大家都认为对的道路上。但我突然发现,身边的人不止这一种选择,而且几年以后,她们也没有因为选择后悔。”

  这个90后上海女青年成长在互联网时代,习惯分享:朋友圈、微博、微信、小红书打卡……爱好变为职业,意味着轻松转换为压力。她逼着自己学会拍视频,一遍遍改稿达到心中的“完美。”

  而孙晨璐则拥抱着更大的舞台。近日,她被邀请在小红书官方一场活动上演讲。她受宠若惊,给组织的工作人员千里迢迢带来了几斤茶叶作为谢礼。在演讲中她回忆起与粉丝互动的过程。一位粉丝因为事故导致双侧股骨头坏死,告诉她,自己因为看她的妆容分享重燃对生活的热情。更多粉丝是健康人,她们夸赞她化妆的手法和搭配的审美。

  “对美的热爱是共通的。”这个轮椅上的年轻人说,下一步,她很想试试能不能做一个全职的创作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