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和硕特汗国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一般指卫拉特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固始汗建立的汗国,臣属于后金,1635年起进入清朝的藩属国。前期是天山地带的部落级酋邦,后期是占据青藏高原的巨大汗国。

  前期:固始汗(顾实汗)是蒙古成吉思汗之弟的后代,他年少时单骑去化解卫拉特与青海北部喀尔喀蒙古之冲突,被黄教活佛东科尔呼图克图和喀尔喀蒙古领袖共赠“大国师”称号,汉语国师的蒙古语转音为固始。17世纪中期,大哥遇害后,他继任和硕特部首领和卫拉特盟主。后来称固始汗。

  1634年西藏黄教摄政者索南群培五世四世班禅共同致信固始汗,请其出兵救援。1637-1641年固始汗攻入青海和西康,1642年攻占日喀则,灭噶举派藏巴汗政权(噶玛王朝),确立格鲁派诸领袖在西藏的政治地位,重建布达拉宫、扩建大昭寺。当时四巨头里第巴是的总管,管一般行政,是中级型政教合一(其它权力还是汗庭管理,乾隆皇帝确立的噶厦政府才是高级型合一)。

  后期:第二代汗王起,重点在青海。1709年康熙帝派赫寿去拉萨,后演变为驻藏大臣制度。1717年准噶尔汗国攻入拉萨,杀拉藏汗和硕特汗国灭亡。1720年清朝第二次出兵,赶走准噶尔军。不久,清朝快速平定罗卜藏丹津之乱,在青海建立直接管理体系。

  深远影响:和硕特汗国主动纳入清朝,为多民族国家做出重大贡献。改变了西藏的诸教派地位关系,独尊格鲁派,噶举派传统的不丹拉达克则另为其政。

  固始汗的祖父博贝密尔咱、父哈尼诺颜洪果尔世为厄鲁特汗(卫拉特汗,其实是盟主),有的说只是首领而非汗(真正的汗是集权领导,而盟主没有集权)。祖父博贝密尔咱为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图哈萨尔十七世孙。

  固始汗原游牧于天山北麓,后受到准噶尔部的排挤,转移至天山南麓发展,一度与青海北部的喀尔喀蒙古部落发生冲突,后和平解决,被著名黄教格鲁派)活佛东科尔呼图克图和喀尔喀蒙古领袖共同赠予“大国师”的称号,蒙古音为“固始”(固始是汉语国师的转音,元代就借用了汉语一些重要官名)。17世纪中期,大哥遇害后,他继任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和卫拉特盟主,人们称他“固始汗”(汗的名称并非随便可称,是否是到了青海才如此称呼?待考)。

  1613年藏巴汗(首都在日喀则)彭措南嘉崇信噶玛噶举派,王国成为噶玛噶举派政权,1618年噶玛噶举派打败新兴教派格鲁派势力组成的联军,攻占拉萨,噶玛王国统治全西藏,取缔和班禅的封号。

  1634年,西藏格鲁派摄政者索南群培四世班禅五世受到噶举派政权藏巴汗苯教土司顿月多吉、喀尔喀蒙古却图汗等势力的深度威胁,因此,共同致信固始汗,请求其出兵救援。

  1635年10月,遣使至盛京贡马匹、方物。【注意:和硕特部首领固始汗及其祖父、父亲、及其大侄子主鄂齐尔图汗,都是前后相继的

  ,固始汗遣使表示归顺后金,就代表卫拉特归顺清朝。这个时期沙俄在西北侵略卫拉特区域,彼此冲突,而东方的喀尔喀蒙古与卫拉特蒙古也冲突,1636年喀尔喀攻打卫拉特,所以固始汗使用远交近攻的方法以保护卫拉特(厄鲁特蒙古)】

  1636年,固始汗亲自赴拉萨与黄教诸领袖商议出兵事宜,被格鲁派摄政者索南群培、班禅和【班禅是的师傅,当时年少并非决定性人物】授予“丹增却杰”(执教法王)的称号。

  此后,他佯称接到旨意返回青海,实则在1641年突袭西藏,并于1642年攻占西藏当时的王国首都日喀则,在格鲁派摄政者索南群培配合下,灭噶举派藏巴汗政权(噶玛王朝)。

  固始汗尊奉罗桑却吉坚赞为师,崇祯十六年(1643年),固始汗赐给罗桑曲结“班禅博克多”的尊号。固始汗把后藏十个溪卡,全部献给扎什伦布寺,以作僧众的供养,从此扎寺成为历代班禅的驻锡地,确立了班禅第二活佛的地位,成功地压倒噶举派的宗教地位,扶持格鲁派在西藏获得统治地位(注意:格鲁派三个首领摄政者索南群培五世四世班禅共同致信固始汗,请求其出兵救援,因此固始汗确定他们取代噶举派的宗教领导地位)。

  固始汗进入西藏后,对全藏、青海和西康地区建立了直接军事统治,只对清朝政府保持名义上的臣服,但是他并没有控制统治区域内的经济赋税,而将其大部分区域的行政权力交给了摄政者索南群培和五世(部分区域是班禅的),使得摄政者索南群培和五世确立了在全区域内的领袖地位。

  值得了解:格鲁派的甘丹颇章政权早期是和硕特汗国里面的政府,有复合特征,和硕特汗国亡国和清朝赶走准噶尔军后,情况变化,才建立藏军,从行政和宗教合一型政府上升为王国级政权。

  顺治三年(1646),固始汗与卫拉特各部首领二十二人联名奉表贡,清廷赐以甲胄弓矢,命其统辖诸部。——确定了主权关系。(1635年还没有“命其统辖”,没有这种形式上的确认性授权关系)——后来多次进贡。

  固始汗1655年去世,其后代受到清朝册封。1705年拉藏汗因西藏问题请求清朝处理,是清朝实质性进入对西藏的统治,处理六世问题,1709年钦差大臣入藏是直接统治的开始了。

  固始汗攻占日喀则,灭噶举派藏巴汗政权(噶玛王朝),摧毁其王宫,决定重修布达拉宫,把木材运往拉萨以重修布达拉宫和扩建大昭寺。重修布达拉宫的具体事务负责人是黄教摄政者索南群培,而首要决定者是最高统治者固始汗。

  1642年推翻藏巴汗政权(噶玛王朝)时期,首府(国君驻地)自然在日喀则(请年少的五世去日喀则短期住过,住在桑珠孜宗堡最上层的生活区,在此举办了新政权庆典),后来一步步迁移到拉萨(中间阶段有双首府性质)。固始汗自己驻军日喀则防备敌人的强大残余力量,让长子驻军拉萨,让在拉萨哲蚌寺部分行政(并非全部行政,日喀则等地一些重大行政还是需要固始汗处理,他实际是国君,总领全盘大事)。晚年他移居拉萨,病故于拉萨。

  青海:固始汗将八个儿子留在青海,护卫汗国,史称八台吉。青海部分划分为 左翼、右翼。玉树等四十族出名。

  西藏:有很多和硕特部的旗,其中在阿里和藏北区域的达木八旗,是军事要地,后来在卫藏战争(1727-1728)时期支持颇罗鼐平乱而闻名。

  几个板块里,汗王是总揽的,西藏之外的几个板块,是几个台吉(固始汗12个儿子及其继承人)直接统治,受汗王领导。

  看固始汗词条里全面简介,就知道他总揽的不限于军事,还有领主分封、法律、行政体系等。

  西藏是 三巨头加个小头(也可谓四巨头):的第巴(总管)管理黄教的教务和一些区域的经济,但其它教派和其它权力在汗庭,即大部分权力在汗庭,这也是后来第巴系统与汗庭系统冲突的背景,去世后,第巴秘不发丧十五年(主要在汗时期),可见彼此很少相见,可见第巴系统对汗庭系统的担心(第巴系统的权力来自管家的身份)。

  和硕特汗国时期政府是中级型政教合一(其它权力还是汗庭管理,乾隆皇帝确立的噶厦政府才是高级型合一)

  汗国是蒙古贵族领导的,但是里面有格鲁派领袖为宗教领导,形成二元关系。本来,固始汗汗国打败藏巴汗,救了格鲁派,把他们获得在西藏政治领导层地位,但是五世系统不安于翻身,而且要获得最高权力。固始汗去世之后,就展开夺权行动,单方面赶跑第巴(索南群培的弟弟),单方面任命第巴(桑结嘉措等),导致后来汗王—第巴严重冲突,及汗国灭亡。

  汗王在西藏,而在青海又设立 青海和硕特联盟,导致汗王的权力严重削弱,因此汗王的重点在青海,固始汗去世后,继位者过了多年才去西藏,导致及其第巴权力自然扩张,这是后来拉藏汗—的第巴桑结嘉措打仗、准噶尔侵入、和硕特汗国灭亡的历史来由之一。

  1682年2月25日五世去世,第巴桑结嘉措,秘不发丧,诡称坐静闭关,秘不见人,长达15年之久。第三代国君汗(朋素克)成为局外之人。

  他结纳准噶尔噶尔丹,互相支持,又以名义邀封于中国清朝。1694年,康熙帝封桑结嘉错为“掌瓦赤喇怛喇教弘宣佛法王”,他于是自称“土伯特国王”,以此与和硕特汗国拉藏汗抗争,并支持噶尔丹入侵喀尔喀蒙古。

  1696年,康熙皇帝在平定准噶尔叛乱中,偶然得知五世已死多年,致书严厉责问桑结嘉措。桑结惧,加上不断受到西藏各势力的质疑,并且与准噶尔继任的策妄阿拉布坦对立,1697年立14岁的仓央嘉措六世,并派遣密使赴京请封。

  1701年固始汗的曾孙拉藏汗继承汗位(清朝康熙皇帝册封为翊法恭顺汗),与第巴桑结嘉措的矛盾日益尖锐。1705年桑结嘉措买通汗府内侍,向拉藏汗饮食中下毒,被拉藏汗发觉,双方爆发了战争,第巴战败,1706年6月28日桑结嘉措被处死。

  作为的仓央嘉措自然在劫难逃了。事发后,拉藏汗向康熙帝报告桑结嘉措“谋反”事件,并奏称六世仓央嘉措不守清规(情歌诗人),是假,请予“废立”【请求清朝进入汗国具体事务的管理了】。康熙帝准奏,决定将仓央嘉措解送北京予以废黜。1706年11月15日仓央嘉措在押解途中,行至青海湖滨附近公噶瑙尔,染病去世。正史就记载到这里。

  1707年拉藏汗和他确立的第巴隆素,决定选定阿旺伊西嘉措为六世,迎到布达拉宫坐床,后来得到康熙的册封。但是,藏族、蒙古族里大量格鲁派信徒大多数认为他是非法,政局难以稳定。

  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清朝钦差大臣赫寿被派赴藏,监理拉藏汗办事。后演变为驻藏大臣制度。

  1717年,准噶尔汗国汗王策妄阿拉布坦派 台吉大策凌敦多布,南下翻越昆仑山脉,攻入拉萨,杀死了和硕特汗国最后一任君主拉藏汗和硕特汗国灭亡。

  1717年准噶尔部策妄阿拉布坦派策零敦多布攻下西藏,杀死拉藏汗,将(拉藏汗确立的另一个 六世)阿旺伊西嘉措囚禁在拉萨药王山。清朝册封格桑嘉措为七世。1721年,清朝大将军王胤禵率军平定西藏,阿旺伊西嘉措被押到北京,其后不知所终。

  1718年清朝由青海出兵入藏,全军覆没;1720年,清朝第二次出兵,赶走准噶尔军。1721 年春,清朝决定废除原来西藏政府中总揽大权的第巴一职,设置噶伦数人集体负责西藏地方的政务。

  和硕特汗国在青海也有势力,随清军进藏的青海和硕特部重要领袖人物、固始汗之孙罗卜藏丹津, 希望由他恢复和硕特部在西藏的统治,他的要求遭到清朝的拒绝,1723 年(雍正元年)秋,罗卜藏丹津发动叛乱(见本章第四节),翌年乱平,清朝设西宁办事大臣,加强了对青海地区的统治。

  拉藏汗女婿康济鼐·索南杰布(?—1727),西藏南木林人,约在1716 年初,他被拉藏汗任命为阿里地区总管,在准噶尔军侵藏期间,他发动起义,配合清军进藏有功,清 朝封他为贝子,被任命为西藏地方政府噶伦(1725 年任首席噶伦),兼管后藏和阿里地区的 事务。工布江达的贵族阿尔布巴·多吉杰布(?— 1728,拉藏汗时期汗庭的三噶伦之一和军务长),清军进藏,他任向导,也被封为贝子,任命为噶伦,还负责管理工布以东的地方事务,康济鼐不再拉萨的时期由他代行首席噶伦的职权,居第二位,后来出现阿尔布巴之乱,他等人杀死康济鼐,爆发卫藏战争,五个噶伦之一的颇罗鼐(曾是拉藏汗秘书和军事将领)后来在达木八旗帮助下,打败阿尔布巴。等等。西藏的复杂政局使得清朝设立和定型驻藏大臣机构。

  固始汗大侄子主鄂齐尔图汗在天山也有和硕特汗“国”,但基本上是部落性质,一般不称国。

  1635年起进入宗主制版图、1646进入清朝的主权版图、1705年起进入清朝的具体事务管理版图,等等,和硕特汗国主动纳入清朝,为多民族国家做出重大贡献。

  和硕特汗国进入西藏之前,是噶举派的藏巴汗当政,后来快速推翻了一般区域的噶举派政权,但其它地方的噶举派政权没有被征服,形成独立局面。

  不丹是噶举派当政,和硕特汗国时期打仗,但没征服该地的噶举派政权,后来才归附清朝。不丹后来因为内战受到西藏调停而勉强承认西藏是宗教意义上的宗主国,而政治上只视大清为宗主国,对格鲁派当政的西藏一般区域形成自主状态。

  和硕特汗国多次征战噶举派传统的拉达克,没有完全成功,因此拉达克长期独立(在藏巴汗时期拉达克就是小王国),后来才成为藩属(异于阿里区域那种管理),受驻藏大臣节制,而非管理(在西藏一般区域是管理)。拉达克地区孤单力薄,因此1834年被得到英国支持的锡克帝国侵占。后来,格鲁派在拉达克一些地方居领导地位,拉达克最大的寺庙提可色寺由噶举派寺庙变为格鲁派寺庙。

相关阅读